La Traviata《 茶花女》

茶花女


(又譯:墮落的女子)
三幕歌劇
音樂:朱塞培•威爾第
劇本:法蘭契斯可•馬利亞•皮亞夫
根據法國小說家兼劇作家亞利山大•杜瑪(小仲馬)戲劇〝茶花女〞改編而成
首演:1853.03.06,義大利威尼斯鳳凰劇院



La Traviata
(The Fallen Woman)
Opera in three acts
Music by Giuseppe Verdi
Libretto by Francesco Maria Piave
based on the play "La dame aux camelias" by Alexander Dumas II
Premiere:1853.03.06, Teatro La Fenice, Venice


一位歷經多年紅塵生活的女子,
渴望一份一生一世的愛情;
一位來自鄉下的純樸青年,
憑著熱情尋找永誌不渝的戀情;
但在傳統家族的道德觀念下,
這段愛情受到了最嚴苛的考驗和犧牲。
在小仲馬與威爾第的筆下,
共同譜出一篇十九世紀巴黎男歡女愛的淒美故事...

 

 

歌劇「茶花女」的原作是法國文豪小仲馬 ( Alexandre Dumasfils 1824 . 1895 . 以「三劍客」、「基督山恩仇記」著稱於世的大仲馬之子 ) 的著名小說。這本小說出版於 1848 年翌年作者自身將其改編成戲劇但遲至 1852 年才在舞台上演出。據說當時旅居巴黎的威爾第觀賞此劇後深受感動乃決意將其歌劇化並委託編寫「弄臣」歌劇劇本的畢亞維 ( F . M . Piave ) 著手編寫劇本。

當時威爾第正在譜作「唱遊詩人」該劇完成之後立刻著手茶花女的譜寫並於四週內完成全曲。「茶花女」的首演較「遊唱詩入」僅晚了七個星期於 1853 年 8 月 6 日在威尼斯的菲尼奇劇院演出結果完全失敗。原因是飾唱女主角的女高音過於肥胖根本不像患肺癆的薇娥麗塔而男高音也因感冒聲音沙啞同時劇情是當代的現實故事使用同時代的服裝與佈景引不起看慣了金璧輝煌古裝歌劇觀眾的興趣。因此第二年在威尼斯培內烈特劇院再演時改換了故事的時代背景為路易十三時代並使用了華麗輝煌的古裝道具結果穫得了大成功。

其後又在倫敦、巴黎、紐約等地上演到處受人歡迎成為威爾第的歌劇中最膾炙人口的名作。

 

 《劇中角色》

薇奧莉塔•瓦蕾莉(Violetta Valery)/高級交際花................................女高音
阿弗列德•傑爾蒙(Alfredo Germont)/鄉下富農之子..........................男高音
喬治•傑爾蒙(Giorgio Germont)/鄉下富農,阿弗列德之父..................男中音
芙羅拉(Flora Bervoix)/薇奧莉塔閨中密友.....................................次女高音
卡斯東子爵(Gastone).....................................................................男高音

 《劇情簡介》

時空背景:1840年代,法國巴黎

《茶花女》第一幕(Maria Callas與Alfredo Kraus;
1958.3.27葡萄牙里斯本「聖卡羅歌劇院」實況 )

 
第一幕 薇奧莉塔家中大廳


幕啟,華燈初上時分,巴黎名交際花薇奧莉塔家中賀客盈門,這場宴會是為了慶祝薇奧莉塔身體康復特地舉辦的。其中一位來賓卡斯東子爵帶了另外一位新面孔─阿弗列德•傑爾蒙─登門拜訪;卡斯東告訴薇奧莉塔:當她臥病在床期間,阿弗列德每天必定前來殷切問候薇奧莉塔的病情。薇奧莉塔聽了之後,只是淡淡地說:她不值得阿弗列德這般費心,而阿弗列德急則忙表示自己是一片真心。薇奧莉塔聞言,深感榮幸,同時她也半開玩笑地對另外一位仰慕者多男爵說:為什麼從沒見過男爵也對她這麼用心呢?男爵本想辯駁,卻被薇奧莉把的好友芙羅拉勸住了;芙羅拉要男爵少開尊口,而男爵表示他是愈看阿弗列德愈不順眼。卡斯東子爵發現阿弗列德站在一旁沉默不語,於是起哄要他即席創作一首飲酒詩,以娛大眾。在徵得薇奧莉塔的同意後,阿弗列德像是德到了靈感一般,即興高歌一曲─歌頌愛情、也歌頌歡樂時光!(飲酒歌)

這時從另外一個房間傳來一陣音樂聲,薇奧莉塔表示:舞會即將開始,請大家移駕前往跳舞,但薇奧莉塔才剛起身,就感到一陣頭暈目眩,眾人上前關心她的身體狀況,而薇奧莉塔只說休息一下即可,先請大夥前去盡興跳舞,稍待片刻她再過去招呼。在眾人離去後,薇奧莉塔從鏡中觀得自己蒼白的臉孔,但她一轉身,就發現了阿弗列德還在大廳裡。阿弗列德上前關懷薇奧莉塔的身體健康,同時也表達出心中的愛慕之意;薇奧莉塔心中雖然感動,但還是勸阿弗列德不要在她身上浪費時間。(二重唱:在那快樂的一天) 忽然,卡斯東子爵闖進大廳,眼見阿弗列德與薇奧莉塔兩人「互訴情懷」,於是也很識趣地先行離開。就在阿弗列德起身告白之時,薇奧莉塔叫住阿弗列德,並且給了他一朵茶花,要阿弗列德在茶花凋謝時再回來拜訪;而原本為愛所拒的阿弗列德,聞言不禁大喜,便約定在第二天必將回來探望薇奧莉塔。在阿弗列德離去後,眾人也陸續回到大廳,向薇奧莉塔道謝告辭,準備迎接第二天的來臨。

此時原本吵雜的大廳,只留下薇奧莉塔一人,她的內心起伏不已,有一種莫名的感覺湧上心頭。想起剛才阿弗列德的真情表白,薇奧莉塔心中有些心神不定,同時又想起了自己卑微的出身,更覺與愛情無望。忽然間,像是有所覺悟似地,薇奧莉塔起身高唱「及時行樂」─與其等待不知何時才能到來的愛情,不如把握良機,享受眼前的歡樂。(詠歎調:好生奇怪!...夢中情人...及時行樂!)

 

─ 第一幕落 ─
第二幕
 

第一景 巴黎郊外農莊

接受了阿弗列德愛情的薇奧莉塔,終於遠離巴黎的風塵社會,來到鄉下和阿弗列德過著平靜安詳的鄉居生活。幕啟,阿弗列德著獵裝進場,他自言從來都沒有過如此這般的幸福生活,「只要離開薇奧莉塔,就沒有快樂可言」。此時薇奧莉塔的貼身女傭安妮娜身穿旅行外套進場,看起來像是從大老遠回來似的;阿弗列德詢問之下,才知道:原來為了維持鄉間生活的開銷,薇奧莉塔私底下已經變賣了不少家產,但她都沒有告知阿弗列德,而安妮娜正巧才從巴黎又變賣了一些金錢回來。阿弗列德聞言,深感羞恥,隨即動身前往巴黎,他決定要親自贖回薇奧莉塔的財物。(詠歎調:我的無知,我的恥辱!)

阿弗列德離開後,薇奧莉塔上場,問起阿弗列德去向,安妮娜只說阿弗列德去巴黎辦事,並沒有說他此行所為何事。門房遞交薇奧莉塔一份信函,原來是好友芙羅拉邀請薇奧莉塔出席當晚的化蛬R會;薇奧莉塔一方面訝異芙羅拉竟然可以找到她在鄉間的地址,二方面則又竊笑芙羅拉可能要白等她了(因為薇奧莉塔目前只想過著簡單寧靜的生活)。不一會兒,門房又進來通報,一位男士前來拜訪薇奧莉塔,而這位男士不是別人,正是阿弗列德的父親─喬治•傑爾蒙。
喬治進門後,直接了當地表示:此番前來要把兒子從那位「讓他一步步走向墮落之途」的女子身邊帶走。薇奧莉塔聞言,頗感不悅,但隨即也向喬治出示她為了維持家計而變賣家產的證明文件;喬治閱畢,才知先前對薇奧莉塔有所誤會,但他此行還有另外一個目的:由於女兒即將與地方望族成親,為恐「阿弗列德與出身風塵的女子交往」一事有辱家風,於是他要求薇奧莉塔永遠離開阿弗列德(詠歎調:上帝賜我一位如天使般的女孩)。深愛阿弗列德的薇奧莉塔起初不敢相信、也不願接受喬治的要求,但在喬治的百般請求下,薇奧莉塔在傷痛欲絕的心情之下,終於點頭讓步。

喬治離開後,薇奧莉塔要安妮娜代她通知弗羅拉,說她今晚將會參加在弗羅拉家中的舞會,同時她也準備寫一封告別信給阿弗列德。正在寫信的同時,阿弗列德突然回來了,薇奧莉塔有些不知所措,情急之下支吾其詞,卻不敢告知實情,只說要阿弗列德記得她永遠的愛,隨後即匆忙離去。

阿弗列德察覺情況有異,但未再深入詢問。此時,門房送交薇奧莉塔的親筆信函,阿弗列德讀信之後,才知道薇奧莉塔已離他而去,正巧喬治回到屋子裡,阿弗列德哭倒在父親懷中。喬治勸告兒子放下這段感情,和他一起回老家普羅望斯(詠歎調:普羅望斯的海與地),但阿弗列德卻連隻字也聽不進去;忽然他

撇見桌上弗羅拉寄來的邀請函,心中暗想薇奧莉塔的去處,隨即奪門而出,不理會老父親的呼喚。

 
第二景 弗羅拉家中大廳

 


幕啟時,夜幕低垂,熱鬧的化蛬R會即將開始,賓客們正在一旁大桌上玩牌賭博。此時,一群打扮成吉普賽算命女郎的女士們蜂擁進入,隨後則是男士們裝扮成西班牙鬥牛士,把場面氣氛帶到最高潮。

在熱鬧的歌曲之後,阿弗列德登門拜訪,並加入賭局。未久,薇奧莉塔在「老恩客」多佛男爵的陪伴之下進場;薇奧莉塔一眼就看見賭桌旁的阿弗列德,心想:自己來的真不是時候。賭局中的阿弗列德運氣頗佳,連盤皆贏,但他不斷地冷嘲熱諷賭運甚差的多佛男爵、以及大廳一旁的薇奧莉塔。

待弗羅拉招呼賓客們前往用餐之後,薇奧莉塔私下又約了阿弗列德單獨會面;她請阿弗列德趕快離開此地,以免與多佛男爵之間發生衝突,而阿弗列德逼問著薇奧莉塔是否還愛他,但薇奧莉塔因先前與阿弗列德的父親─喬治•傑爾蒙─有約在先,不得不說出「善意謊言」:她現在所愛的是多佛男爵。阿弗列德在盛怒之下,呼喚眾人前來大廳,他要當著所有人的面,還清虧欠薇奧莉塔的「錢債與情債」;說畢,就像是要羞辱人似地,把在賭局中贏得的錢,全部丟在薇奧莉塔的身上;薇奧莉塔承受不住羞辱,昏倒在弗羅拉懷裡。眾人齊聲責備阿弗列德的粗暴行為,而喬治也出現在人群中,他十分不恥兒子對一位女士竟然做出這樣的不禮貌舉動;薇奧莉塔則幽幽地說:總有一天阿弗列德會知道她是真心地愛著她,才會忍受此番痛苦。隨後,在友人攙扶下,薇奧莉塔離去,
佛男爵則上前向阿弗列德宣示挑戰,為薇奧莉塔的受辱討回公道。

 

─ 第二幕落 ─

 

第三幕 薇奧莉塔在巴黎寓所的臥房

 


某個節日的早晨。薇奧莉塔的肺疾日益嚴重,已到病入膏肓的地步,貼身女傭安妮娜隨侍在側。醫生來訪會診,私下告知安妮娜:薇奧莉塔所剩的時間已經不多了,而薇奧莉塔似乎也有自知之明,她要安妮娜將她僅剩的財產分給路上的窮人。


待安妮娜退去後,薇奧莉塔從懷裡掏出一封喬治•傑爾蒙寫來的信,獨自唸起:喬治感激薇奧莉塔遵守諾言,並且也已轉告阿弗列德有關薇奧莉塔所作的一切,而阿弗列德也將趕來向薇奧莉塔致歉─但這一切對薇奧莉塔而言,都已經太晚了!她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等,只怕見不到阿弗列德最後一面。(詠歎調:永別了,美麗的回憶) 此時安妮娜匆忙回來,她問薇奧莉塔今天是否真的覺得好過一些?因為她要給薇奧莉塔一個大驚喜。隨後阿弗列德急忙衝進來、緊緊擁抱住他虧欠甚多的薇奧莉塔,兩人至此,誤會冰釋,並且打算離開巴黎,重新過著只有他們兩人的寧靜生活(二重唱:告別巴黎),但薇奧莉塔終因體力不支倒地。安妮娜緊急找來醫生救治,此時喬治•傑爾蒙也趕來探望,同時也要表達他最深的敬意與歉意,但他所看到的則是奄奄一息的薇奧莉塔。薇奧莉塔取出自己的肖像交給阿弗列德,並且祝福阿弗列德有朝一日能夠找到另一個可以為他帶來真正幸福的女孩。說畢,她忽然覺得體內有一股生命力量不斷昇起,但那只是迴光返照;最後,薇奧莉塔在眾人驚呼之下,香銷玉殞!

 

Preludio

Introduzione

Seguito del No. 2 - Brindisi

Estrano... Ah fors et lui

Di Provenza il mar

Aria: Lunge da lei

Duet: Un di felice eterea

Preludio Atto III

 

 

回上一頁

Copyright © 1999 Wester W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