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伯特的鋼琴奏鳴曲

 像貝多芬一樣,舒伯特終其一生將他的鋼琴奏鳴曲當作是一種音樂記事本來使用。這是一種對曲式、風格以及觀念進行實驗的方式,雖然如此,舒伯特依然將他無止境的靈感以及歌唱性運用於這些鋼琴音樂之中。他的鋼琴作品有樸素的小品,也有龐大、結構又嚴謹的大型奏鳴曲。

 

      「我不再受限於小品的寫作,要開始著手創作大型作品了!」在舒伯特即將過世之前的那一年,像是中了魔咒一般,以極快的速度譜寫許多樂曲,尤其是結構龐大的最後三首鋼琴奏鳴曲,更是被喻為「神來之筆」的佳作。這些曲子不但寫作速度異常驚人,品質也是保持舒伯特一貫的水準(甚至於有過之無不及),這個狀況在舒伯特一生中未曾發生過,不過這卻也成了他人生的絕響。

 

        1828年9月25日,舒伯特在一封回給友人的信中提到,他將於第二天與一夥朋友在家中舉行一場音樂會。舒伯特就是首次在此場合彈奏最後三首鋼琴奏鳴曲的(第19∼21號,序號為D.958∼960)。而其中最後一首降B大調奏鳴曲是前一天晚上才剛完成。這一段期間,舒伯特完成了藝術歌曲「冬之旅」、第九號交響曲「偉大」以及最後兩首弦樂五重奏,都是份量頗為吃重的作品。可是這也暗示著悲劇的來臨︰11月19日,舒伯特還是被死神召回了,死的時候他還有許多作品來不及聽到首演呢!

 

最後的三大鉅作

       雖然說以A大調完成的第廿號(D.959)奏鳴曲是這三首連篇作品的核心之作,但是真正足以象徵舒伯特在奏鳴曲寫作領域最高精華的還是最後一首的第廿一號(D.960)。這首作品依然可以嗅得貝多芬帶給舒伯特的影響,不過除此之外不管在氣氛或是在表達的手法上,都已經是完全的舒伯特氣質。他本身是個藝術歌曲創作高手,因此在小曲的細微處產生的浪漫樂念,可以輕易的放入其他作品之中,這股獨特的音樂美感非常扣人心弦,這種特徵表現在奏鳴曲上產生的就是歌唱性豐富的多主題,聽來變的沉靜、穩重,但是由於主題過多,因此容易欠缺自我發展的動力。事實上就這三首最後奏鳴曲而言,D.960的主題以及發展是最成熟的了。或許舒伯特當時已經知道自己來日不多,因此在華麗炫目的D.959之後,會以降B大調寫下這首結構嚴謹、旋律寧靜的奏鳴曲為自己鋪一條最後的路,這首曲子深刻的美感真是只能以「此曲只應天上有」來形容了。

 

      舒伯特在世時,原本是想要將這三首曲子提獻給當時著名的作曲家兼鋼琴家 Johann Nepomuk Hummel ,只是不巧舒伯特在寫作完沒多久就去世了,譜也跟著沉寂了一陣子。一直到1839年出版時,出版商 Anton Diabelli 以自己的喜好將這三首曲子提獻給了舒曼(Robert Schumann),從此成了舒曼最常彈奏的曲子。被提獻曲子的舒曼當然是喜愛有加,不過卻以D.960最喜愛,他曾經不只一次的稱讚這首曲子,其中還有一次說到「簡直就像源源不絕的泉水,歌唱一般優美的旋律一刻也不曾停止,即使偶爾因為激情而中斷,不過轉眼之間又回覆到那股清新甘泉的滋味。」

 

       為何舒伯特會發下豪語立志創作大型作品呢?其實這必須回到1827年貝多芬的葬禮上。當年在貝多芬的出殯隊伍中,舒伯特滿臉淚水的尾隨其後,送這位樂壇巨人最後一段路。也許看到死亡行列的舒伯特內心已經有了預感,自知即將不久於人世,因此想要以有限的時間發揮自己無限的創作可能。舒伯特對貝多芬晚期這些宏大的作品深表敬意,不過卻也非常希望可以創作出媲美甚至超越貝多芬的佳作。雖然早在1825年時,舒伯特已經著手於「偉大」交響曲的創作,不過在沉寂了一年之後,他還是回歸譜寫鋼琴作品。

 

        其實,舒伯特的管弦樂作品一直存在著三個問題︰在作曲方面,由於有貝多芬結構嚴謹、格局宏偉的作品作為典範,想要創作超越時代的作品,實在是一件非常可怕的惡夢,但是對於任何一位德奧作曲家而言,這又是一件不得不做的事;因為他缺乏指揮管弦樂團的經驗,造成在譜曲時會有不平衡的狀況;他具備的是屬於即興式的詩人氣質,可以天外飛來一筆,馬上譜寫一首歌曲,不過對於需要靜下心來思考結構問題的作品(如管弦樂)自然頗為為難。也因此在管弦樂創作無法突破之下,只好回頭寫自己最擅長的樂器作品了。或許舒伯特心裡也想過,如果說管弦樂終究無法贏過貝多芬,那麼鋼琴作品總有可能了吧?所以舒伯特才會在生命中的最後一年快速的完成這些作品。沒想到,這位不世出的天才,居然可以在極短的時間之內,創作出這三首不論是結構或者旋律都足以超越貝多芬的鋼琴作品。

 

        經過了百多年的研究,降B大調第廿一號鋼琴奏鳴曲的地位被喻為與貝多芬第卅二號鋼琴奏鳴曲一樣「神聖的作品」,樂界一致認為這首曲子是至高無上的佳作,與前兩首奏鳴曲相較,更能展現舒伯特音樂世界的特質。第一樂章一開始就是舒伯特經常使用的穩重開頭,接著是冥想氣氛濃厚的第一主題,轉過這個主題之後出現的是連綿不絕的旋律…,這首最後的鋼琴奏鳴真的是來自天上的聲音。

 

        Aldous Huxley 說道「寂靜之外,最能表現無法表達的事物者就是音樂。」要領悟音樂的真髓,要了解作曲家所要傳達的訊息,聽者必須先有一顆平靜的心。如果你苦於缺乏精緻生活,何不傾聽舒伯特的D.960鋼琴奏鳴曲,享受這股渴望的清流吧!

 

鋼琴奏鳴曲第十九號 ( Piano sonata No.19 in c min,D.958 )

1. Allegro 2. Andantino 3. Scherzo
   
4. Rondo    

鋼琴奏鳴曲第二十號 ( Piano sonata No.20 in A,D959 )

1. Molto moderato 2. Andante Sostenuto

3. Scherzo

(Allegro vivace con delicadezza)

     
4. Allegro, ma non troppo      
鋼琴奏鳴曲第二十一號 ( Piano sonata No.21 in B flat,D960 )

 

 

鋼琴奏鳴曲第十九號 ( Piano sonata No.19 in c min,D.958 )

1. Allegro   

2. Adagio  

3. Menuetto: Allegro- Trio  

4. Allegro


鋼琴奏鳴曲第二十號 ( Piano sonata No.20 in A,D959 )

1. Allegro   

2. Andantino   

3. Scherzo   

4. Rondo


鋼琴奏鳴曲第二十一號 ( Piano sonata No.21 in B flat,D960 )

1. Molto moderato    

2. Andante sostenuto   

3. Scherzo: Allegro vivace con delicatezza   

4. Allegro ma non troppo


 
音樂的家-留言版 音樂的家- 線上音樂廳 音樂的家- 聊天室 音樂的家- 討論區 音樂的家- 線上考試
蒙台威爾第 盧利 柯瑞里 帕海貝爾 普塞爾
庫普蘭 韋瓦第 拉摩 韓德爾 巴哈
史卡拉第 塔悌尼 格魯克 雷歐波得 - 莫札特 海頓
包凱里尼 克萊曼第 莫札特 凱魯畢尼 克羅采
貝多芬 帕格尼尼 韋柏 羅西尼 舒伯特
董尼采第 貝里尼 白遼士 葛令卡 孟德爾頌
蕭邦 舒曼 李斯特 華格納 威爾第
古諾 蘇佩 奧芬巴哈 克拉拉-舒曼 法朗克
拉羅 史麥塔納 布魯克納 小約翰史特勞斯 佛斯特
魯賓斯坦 布拉姆斯 鮑羅定 聖桑 布魯赫
比才 穆索斯基 柴可夫斯基 夏布里耶 德弗札克
馬斯奈 葛利格 薩拉沙提 林姆斯基- 高沙可夫 佛瑞
莫茲可夫斯基 蕭頌 艾爾嘉 雷翁卡伐洛 普契尼
阿爾班尼士 馬勒 麥克杜威 德布西 理察- 史特勞斯
西貝流士 薩提 史克里亞賓 佛漢-威廉斯 拉赫- 曼尼諾夫
荀白克 霍爾斯特 拉威爾 克萊斯勒 法雅
雷史畢基 巴爾托克 史特- 拉汶斯基 高大宜 普羅高菲夫
米堯 卡爾沃夫 亨德密特 蓋希文 科普蘭
哈察都量 卡巴列夫斯基 蕭斯塔科維奇 布列頓 華人音樂家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