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威爾 - 波麗露

 同樣的節奏,小鼓從頭到尾一以貫之沒停過;重複的旋律,僅靠著不同的樂器一再循環又循環。這種理論上應該是乏味無比的曲子,卻能催眠般地迷住大腦聽覺神經,還能讓身體四肢不自覺地隨著隱現的阿拉伯神秘風情瘋狂的扭腰擺臀,這就是《波麗露》,拉威爾爐火純青的管弦樂功力展現。

  《波麗露》係由當時前衛的舞蹈家伊達•魯賓斯坦(Ida Rubinstein)所委託拉威爾創作的作品。起初,伊達因對於西班牙舞曲極富興趣,僅請拉威爾將作曲家阿爾班尼士(Issac Albeniz)的鋼琴曲「伊貝利亞」(Iberia)改編為管弦樂曲,未料該曲已有阿波士(Fernandez Arbos)的改編版,遂而未獲許可。拉威爾因此埋首於一首同時具「西班牙與阿拉伯風味」的舞劇,《波麗露》因此誕生。

  樂曲首演以舞劇方式呈現,由伊達•魯賓斯坦擔綱,舞臺背景為西班牙的一處小酒館,舞者就在中央的一張桌子上表演,而四周儘是一群聊天的酒客。音樂剛起,女郎練習般地跟著起舞,身旁酒客不以為意,只顧及關不掉的話匣子。未料音樂持續進行,女郎的舞步越來越熱情,酒客眼睛一亮,如被勾魂似地站起來圍住那張圓桌,跟著女郎瘋狂起舞,連台下聽眾也如癡如狂地加入混戰,引發了一陣騷動。

  「波麗露舞曲」原屬一種3拍子的西班牙民俗舞曲,拉威爾以其為名,理由不過是遵循「波麗露舞曲」中的速度而已。而在拉威爾的波麗露中,「頑固而不變」的節奏是其最主要特色,小鼓從頭到尾壓陣,像一台機器打著同樣節拍。於這樣枯燥而可能令人不耐的風格中,主題與回應的旋律也自始至終沒有發展過,同樣主題前後反覆了9次之多。然而,兩種固定元素(節奏、旋律)的一再循環,也正是波麗露的迷人之處。這種原創性甚高的點子,成功完成了拉威爾當初並非只是關照到管弦樂圖畫般的色彩、而是要以節奏的反覆為樂曲重心的創作企圖。

  拉威爾在《波麗露》上的企圖展現,正奠基於他透過管弦樂法,所對西班牙熱帶風情與阿拉伯異國色彩的純熟掌控。毫無疑問,波麗露旋律所塑造的氣氛是帶著神秘東方色彩的,以長笛帶點空靈氣息的音色為開頭,已經先佈下了朦朧的迷陣,隨而不斷透過木管樂器及薩克斯風重複主題、並燻染對神秘世界的好奇心。尤其,每每在主題與主題之間都夾雜著兩小節沒有任何旋律的節奏,引誘人腦袋中對「好似有新東西就要出現」的欲望。另一方面,在每一次的反覆中,樂器的音量在難以察覺中慢慢增強,從迷霧繚繞一樣的靜默,到陽光出現的撥雲見日,不安的熱情因子也隨之在不知覺中被撩撥。

  異國風情、加上欲望的誘惑、加上情緒的引導,拉威爾在不變中玩弄了「變異」的無限可能,管弦樂法魔術師稱號,當之無愧。

本文作者:陳良璣

回上一頁

Copyright © 1999 Wester Wu